微信开挖淘宝墙脚 交易方便监管缺位零库存也开卖

时间:2013-10-14 09:25:13 来源: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你每天用微信干什么?

  东方网10月14日消息:据《新闻晨报》报道,有人用它和朋友语音聊天,有人发“心灵鸡汤”、秀娃、晒幸福,有人认识新朋友就说“来,扫一扫”……在这个号称用户已突破3亿的平台上,正在诞生越来越多的可能,比如用微信做生意。

  用微信做生意,在朋友圈这一相对私密的空间,既可以达到定向推送的目的,又可以逃避监管。盈利,不需要缴纳任何税收;代购或是干脆卖A货,免去了相关部门来查侵权的烦恼;甚至不诚信,甚至欺诈……许多人在这里走钢丝,有些人已经做到了一个月十多万的营业额,只有很少人会思考,“微购物”模式的逐渐兴起,是又一次销售平台的颠覆,还是行业混乱的祸首?

  到人最多的地方狂加好友

  “熊”在4年里把他的淘宝店铺做到了双皇冠,去年一年的营业额接近1000万元。“你相信吗?我没赚到什么钱。”“熊”这样对记者说。他转动了一下手上的宝马车钥匙,“这是我去年所有赚到的钱,觉得自己太苦了,买了台车犒劳自己。”

  他的车是宝马3系,50万买的。“那么多的营业额,哪儿去了?”记者不禁问他。“全变成了货。”“熊”说。他租了一处150平方米的房子当仓库,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鞋—凉鞋、单鞋、短靴、长靴……“做淘宝太苦了,摊子做得越大越苦。不要说拍图、上图、客服、与买家沟通这些琐事,最头疼的事情有两件,一是压货,二是利润率实在太低。”不算其他任何成本,就拿价和卖价,“熊”的利润率只有20%。

  年初的时候,“熊”知道了微信开店,旁敲侧击、四方打听,他觉得,微信开店的模式太适合他了。

  在家里吃完年夜饭,“熊”开着他的宝马车,到长三角转了一圈,又到珠三角转了一圈,历时一个多月。

  他注册了三个微信号,专门开店用,而且和他的淘宝双皇冠店完全脱钩。“淘宝店交给妹妹打理一段时间,我先要把我的微信弄好。”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他只做了一件事情,就是加好友。

  每到一座城市,他只去最繁华、人最多的地方,然后把微信打开,查找“附近的人”,然后把所有找到的人全部申请加好友。步行街、大商场、机场……“会有人通过验证吗?”“总会有的,这是一个几率问题,基数大了,总会有一些人通过验证,还有人甚至连验证都不需要。这个比公共平台涨粉丝的速度要快得多了。”

  一个多月后,“熊”带着几千个“好友”回到上海,开始了他的微信生意—在朋友圈里上图。

  不怕查,堂而皇之卖A货

  张兰(化名)正在广东某大型皮具批发市场找货。

  和别人找货不一样,张兰拿着iPhone,屏幕固定在相册上,里面有一幅幅的照片。“这个包有么?”“没有。”那换一张图,“这个有么?”

  张兰用微信做A货包的生意。实体店做A货风险太大,抓到会被罚得倾家荡产;淘宝上惯用的方法是在图片上把LOGO抹掉,香奈儿叫“小香”,普拉达叫“P家”,但淘宝上也有监管,生意不是很好做;连微博上都有风险,因为微博是开放平台,很容易进入监管部门视线,上海不久前刚刚打掉一个规模很大的微博卖A货的团体。

  但微信上,因为内容仅朋友圈可见,加的好友稍微评估一下,比如翻翻他们的相册看一下,加到工商经侦的可能性很小。所以只要有进货渠道—众所周知,在南方,这些A货并不难找—然后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上图做买卖。

  张兰的做法是每天在朋友圈里上5次图,“这样可以保证基本上一刷朋友圈就能刷到我的图。”但是这些图上的货,张兰基本上都是没有的。事实上,她的库存接近零。她有很多批发商的QQ、微信,她直接从这些QQ空间、微信相册里把图扒下来,买家看中了她再去批发商那里调货。如果这个包批发商那里断货了,她就拿着手机到那些大型皮具批发市场里找。这样虽然发货时间会久一些,但少有发不出货的。

  张兰自己在广州、东莞、虎门这一带活动,但她有许多熟客都是上海的。“上海的快递特别多。”张兰说,她不肯透露具体一个月的营业额,但是听她微信“哔哔哔哔”响个不停的样子,生意应该不错。

  “一个包动辄两三千块钱,要求别人直接把钱打到你卡上,又没有支付宝这样的担保方,别人怎么会相信你呢?”记者问她。

  张兰的回答和“熊”如出一辙,“总会有人信的,这是个几率问题。”而且一回生二回熟,熟客买了满意了,还会介绍朋友来。“现在已经有人主动加我了。”张兰头一仰,“我的货好,信誉又好。到现在基本没跟人家闹过什么纠纷。”采访过程中,张兰不停低头看手机。有人订货,她跟别人沟通款式、颜色、价格。“和很多客人熟了,平时还会陪她们聊天,微信做生意,其实也有很多是人情生意。”